供卵试管中心 > 供卵试管套餐 >

要想助孕过得去,你得懂得这些率

2022-09-12 08:40

文/李昆明

排版/kiki

要想助孕过得去,你得懂得这些率

为广大不孕患者解决生育问题,提高她们的就诊满意度,一直是我们生殖中心的工作目标。

为此,我们做过问卷调查,患者最关心的三个指标分别是

“报婴成功率”、“专家技术水平”和“医生护士沟通的充分性”

,排在首位的是“报婴成功率”,英文是take baby home rate,就是把孩子抱回家的几率,基本等同于活产率。

这是评价助孕成功的一个终极指标,很多朋友选了这个选项,但其实不一定完全明白其含义,容易与临床妊娠率相混淆。

那我们今天就大概梳理一下助孕过程中的那些率,明明白白地去做IVF。

卵 泡 输 出 率

就是卵巢对于促排卵药物的反应性,比如有10个窦卵泡,应用药物后有8个优势卵泡发育,那卵泡输出率就是80%。

有的患者窦卵泡看上去不少,但FSH很高、AMH很低,

如此情况下,卵巢对于促排卵药物的反应性会很差,卵泡输出率不会高的。

获 卵 率

取卵手术时,获得的卵子数作为分子,穿刺的卵泡数作为分母,算出来的就是获卵率,平均会有70-80%的获卵率。

如果获卵率特别低,要重点排查夜针有没有打好。

受 精 率

卵子取到体外以后,经过IVF(所谓“一代试管”)或者ICSI(所谓“二代试管”)方式进行受精,受精卵数量/卵子数或MII卵子数就是受精率,IVF受精率一般要达到65%以上,ICSI受精率一般要达到75%以上。

如果正常受精率小于30%,则属于受精率偏低,需要检查卵子成熟度、精子活力,下次再行体外受精时,可能要改行ICSI或者卵子激活(ICSI受精完全失败者)。

卵 裂 率

就是胚胎形成率,分裂成胚胎的受精卵数量/所有的受精卵数量就是卵裂率,一般在95%以上,

但并非每个胚胎都可用,得再根据胚胎质量进行分级,就是下面的可用胚胎率和优质胚胎率。

可利用胚胎率和优质胚胎率

顾名思义,可用胚胎率就是有可用价值的胚胎数量/所有胚胎数量,优质胚胎率就是优质胚胎数量/所有胚胎数量。

优质胚胎的评价多采用形态法,也就是看胚胎颜值,长得漂亮、细胞均匀度好、碎片率低的评分高,

与胚胎真实的发育能力成正相关但不完全吻合,

所以,那些长得丑但其实有才能的胚胎得通过囊胚培养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囊胚形成率

优质分裂期胚胎的囊胚形成率可达到50%,但非优质分裂期胚胎的囊胚形成率只有10-20%,

一旦形成囊胚,虽然还会进行分级,但只要达到冷冻标准的胚胎,都是有潜力的,

不要忽视一个4BC或者4BB囊胚,

不信的话,去看看云南系的大理和勐勐就晓得啦。

着床率

是指每个胚胎的着床能力,分裂期胚胎的着床率在35%左右,囊胚的着床率在45-50%左右,就像撒种子,

不是每一颗都有种植的能力。

临床妊娠率

多数指每移植周期妊娠率,做胚胎移植的患者,成功临床妊娠(B超看到孕囊、胚芽)的患者数量/所有接受移植的患者数量,根据移植胚胎的种类(分裂期胚胎、囊胚)和数量(1-3个,上海最多移植2枚胚胎),这个率从35-70%不等。

持 续 妊 娠 率

指除外胚胎丢失(流产、宫外孕等)后继续妊娠的患者数量/所有接受移植的患者数量。

活 产 率

最终活产分娩数量/移植周期数量,也就是孕妇最终能够成功分娩活产新生儿的比例,这个数据最最重要,与移植胚胎的种类和数量也是密切相关。

即使临床妊娠率很高,但如果胚胎丢失率太高,持续妊娠率会下降,最终活产率也会受到影响。

全球范围角度而言,活产率在30-40%。

一次说了这么多率,好多朋友搞明白了,也肯定也有不少朋友更迷糊了。

没关系,只要了解如下这一点就行了:

我们科普这些数据的意义就想告诉你,

试管是由一环扣一环的率组成的,成功生下一个孩子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做试管一定程度上而言是在撞大运(各种率),但又不完全是碰运气,负责的医生会根据你的药物反应、具体情况去调整方案,尽最大努力去提高如上的这些率,争取能帮助你们尽快地好孕!

“不打麻药,穿刺下身,一次5万元”,连日来,关于非法买卖卵子获利的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暗访发现,目前仍有多家组织以爱心捐赠名义招募女性售卖卵子,并给予一定的所谓“营养费”,价格从1万元至10万元不等。据一位中间方工作人员介绍,卵子价格主要根据的是女性学历而定,同时客户也会看重身高长相等。在暗访中记者发现,中间方还安排供受双方在咖啡馆“面试”,声称自己最怕的就是被记者曝光。

有妇产科医生表示,为取卵而打排卵针,不规范的情况下容易使女性得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严重者会危及生命。而根据原卫生部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律师称,中介在明知他人实施非法代孕和取卵手术情况下,仍散布广告、组织和协助他人实施非法代孕和取卵等行为,致人重伤或死亡,行为已经构成非法行医罪的共犯,应当以非法行医罪定罪处罚。

市场

中间方称最害怕的是记者曝光

近日,北青报记者在网上搜索看到,有多家公司声称要招募女性,以爱心捐赠的名义征集卵子,并且会支付一定的营养费。

武汉一家做代孕生意的公司在网上发帖称,对于征集的卵子,客户会给高额补偿费。工作人员姜先生称,卵子的价钱要看供卵者的资历和条件,一般价格在2万元至8万元不等,“学历高的以及颜值高的价钱就会高一些,高价钱的需要面试,有的不需要面试。”姜先生称,如果客户(买卵者)对卵子没有什么要求的,或者价位低的就不需要双方见面。而据姜先生介绍,客户会把钱先付给中间方,再由中间方转给供卵者,中间方收取一定费用,“毕竟我们是要承担风险的”。

对于取卵的过程,姜先生称,公司会根据供卵者的生理期来安排打促排针,促排针打10天左右,一边打针同时一边做检查,包括B超、抽血等,再根据供卵者卵泡成熟程度决定最后的取卵日期,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身体有炎症还需要消炎。最后确定日期后,会给供卵者进行手术取卵。但姜先生同时表示,“取卵肯定不可能在正规医院做,毕竟这是灰色地带,都是在我们自己的实验室里面来做的”。姜先生还称手术都是找正规医院的医生来做,会保证环境无菌,但其也表示实验室不能随意参观。

随后北青报记者又咨询了另一家公司,工作人员胡云(化名)对北青报记者称,很多来购买卵子的都是不孕不育的客户,“他们都是万不得已的,正常人谁愿意走到这一步呢。”此外,还有一些希望生二胎的客户,但因为年龄身体的限制,所以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再生养孩子。而据胡云介绍,除了征集供卵者以外,对于一些有慢性疾病没有办法正常生育的顾客,公司下一步会提供代孕服务,在这一过程中公司都是从客户处收费,而供卵者则无需承担任何费用。

在交流过程中,胡云显得非常谨慎,拒绝透露打促排针以及取卵的医院,她称“我们什么都不怕,就怕记者,记者一来给曝光了非常麻烦,所以我们一般都要求先发资料,然后就会帮忙联系客户。”

探访

中间方安排买卖双方在咖啡馆“面试”

在经过沟通后,胡云称可以与北青报记者见面沟通,并带记者参观做取卵手术的医院。5月11日下午,记者按照约定来到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家咖啡馆,就在咖啡馆内,胡云也安排了两位客户与一位供卵者的“面试”。胡云称,在这场面试中,因客户中有一方存在慢性疾病,所以找到公司希望通过购买卵子并寻找代孕的方式来生养孩子。而经过挑选,客户选定了一位在北京某著名高校就读的学生,“这个姑娘之前已经捐过一次了,这次是第二次,因为学历身高和长相各方面都比较合适,目前谈的价格是10万元”。

据胡云介绍,在卵子交易市场上,客户最看重的首先是供卵者的学历,其次是身高,再次是长相,“很多客户自己学历高,就会要求供卵者是985或者211高校的学生或毕业生,同时价格也会高。有的没有学历或者长相也一般的,那价格可能也就1万元左右”。胡云称,学历能够从学信网上查到,另外其他比如身高等,会帮助供卵者达到要求,“供卵者需要提供个人资料,拍照的时候不要戴眼镜,穿个内增高垫,总之我们就会帮你们,满足客户那边的需求就行。”

此外,胡云还给北青报记者展示了部分她和供卵者的聊天记录,她称有的大一学生就来找她想要卖卵子,有的是因为看周围同学朋友赚的一定费用后也想卖卵,还有一位供卵者,卖了5次卵子后,还筹到了首付,在成都购买了一个两居室住房。

随后,胡云带北青报记者来到一家民营医院,并称这家医院是一家专门治疗不孕不育症状的医院,而在离医院不远的路上,地面上贴着几张“代孕、捐卵”的小广告,而多张已经被清理的小广告还在地上留有痕迹。

在医院内,胡云称,平日里医院患者非常多,如果医院的客户选择好了供卵者,那么供卵者就会在这家医院内进行体检、打促排针和取卵手术,而与胡云所在的代孕公司有合作的医疗机构,在北京还有另外一家医院。“根据客户需求和供卵者的身体条件,还有的需要到武汉做手术,那边经手的病例多,有一些身体条件一般的,就需要到那边去”。胡云称。她还透露,“公司与医院的主任都有关系,要不然年轻供卵者来医院检查,和其他患者看起来都不一样,我们会跟供卵者说体检就别说话,其实医院也都知道是在做什么”。

5月12日,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这家医院,一位陈姓助理称医院与中介没有合作,做试管婴儿的卵子来源于捐赠,政策不允许买卖卵子,且供卵试管是互盲的,至于其他问题需要咨询医生。

风险

妇产医生称不规范促排取卵存生命危险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多家中间方均称取卵不会对女性身体造成伤害,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武汉一家三甲医院妇产科的医生对北青报记者称,与正常的试管取卵不同,很多从事卵子交易生意的小公司为了回收更多的卵子,利益最大化,给供卵者用的促排卵药物量可能很大,风险相应就会大很多,容易导致供卵者出血、感染或是患上卵巢刺激过度综合症。

据这名妇产科医生介绍,因为激素太高,取卵后女性容易得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会长胸水腹水,病人表现为呼吸困难,腹胀。严重时发生血栓性疾病,甚至危及生命,而一些很瘦、很矮、很年轻或者是多囊卵巢综合症的女性则更容易出现病症。

北青报记者搜索看到,此前已有过多起因卖卵子导致女性身体出现问题的案例。据江苏新闻今年3月报道,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妇科副主任胡京辉治疗过一位20岁的女病人。就医时,该女子卵巢异常增大,肚子里有大量腹水,还有胸水,呼吸很痛苦。胡京辉觉得,这些病情和试管婴儿过程中,女方打完促排卵针后可能出现的过度刺激综合征很相像,但问诊时,女孩却不愿透露病史。最终经过多次询问,女孩终于说了实话:她是在卖卵,女孩卖卵则是为了买苹果手机。抢救过程中,胡京辉从女孩肚子里抽出了5000多毫升的腹水,约十几斤重。幸好治疗及时,女孩后来慢慢康复。

另据南方都市报2017年4月报道,2016年6月,年仅17岁的阿丽听朋友说卖卵子可以赚钱后,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名中介。后来在中介安排下,10月6日,打了几天促排针的阿丽来到一栋别墅接受了取卵手术,并获得了1.5万元报酬。不久后,阿丽因被非法取卵20余颗,造成卵巢重度糜烂,经过手术才保住性命,其身体损失程度经鉴定为重伤二级。在2017年4月,两名涉案黑中介因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一年,并处罚金。

声音

律师呼吁多部门联合打击非法售卵市场

对于买卖卵子涉及的法律问题,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对北青报记者介绍,2001年2月20日,原卫生部颁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同年5月14日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技术规范》于2003年被原卫生部重新修订。根据《技术规范》,赠卵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以上两个法规都是针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门制定的规章,其效力层级为部门规章。部门规章的效力位阶虽然低于狭义的法律和行政法规,但其仍具有普遍的法律约束力,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其实施。

常莎介绍,在非法采供卵等一系列非法活动中,中介在明知他人实施非法代孕和取卵手术额度情况下,仍散布广告、组织和协助他人实施非法代孕和取卵等行为,致人重伤或死亡,这种行为已经构成非法行医罪的共犯,应当以非法行医罪定罪处罚。为非法采供卵提供中介服务和咨询的人员与非法采供卵手术实施者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且实施了犯罪行为,应认定非法行医罪的共犯。

据常莎介绍,目前,以卫计委为牵头的各部门对“代孕”、“卖卵”等非法利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活动高度重视,国家相关部门陆续出台文件,同时也加大了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非法采供卵是“代孕”中极为重要的一环,目前代孕机构将整个产业链拆分成终结公司、取卵、实验室和代孕妈妈等部分,并在不同环节由不同的人员负责,具有跨区域、隐蔽性强、组织严密的特点。但卫生部门缺乏各种侦查措施和权限,单靠卫生部门很难取得有关证据,这就需要各部门积极配合,从源头堵住监管漏洞,保障群众获得安全、规范、有效的辅助生殖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