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卵试管中心 > 供卵试管套餐 >

2022合肥试管婴儿医院清单,附成功率及费用介绍

2022-09-13 19:13

根据现有数据,合肥只有4家医院可以进行试管婴儿,还有1家医院只能进行人工授精技术,而其他医院可以进行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卵胞浆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植入前可进行胚胎遗传诊断技术(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可见当地试管婴儿技术相对先进,您可以放心选择。

合肥试管婴儿医院清单:

目前,合肥有四家医院可以进行试管婴儿技术,即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安徽省妇幼保健院、联勤保障部队第901医院。详情请参考下表:

序号

医疗机构名称

准入技术

成功率

费用

1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人授、一/二/三代试管技术

40%-50%

5-10万元

2

安徽省立医院

人授、一/二/三代试管技术

50%-60%

5-7万元

3

安徽省妇幼保健院

人授、一/二试管技术

50%-55%

3-5万元

4

联勤保障部队第901医院

人授、一/二/三代试管技术

50%-60%

3-5万元

5

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

人授

15%-20%

5-7千元

合肥试管婴儿医院推荐:

1、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生殖中心于1999年开始运营,妊娠成功率稳定在40%-50%,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可进行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单精子卵母细胞注射、附睾取精显微授精试管婴儿、冻融胚胎试管婴儿.人工授精技术、选择性多胎妊娠减胎、冷冻精子试管婴儿、未成熟卵母细胞体外成熟培养技术(IVM)等。

2、安徽省立医院

安徽省立医院诞生于1999年。目前,它已经开设了不孕妇科门诊、复发性流产、多学科合作门诊、男性不孕症诊所、遗传咨询、优生学诊所和心理咨询门诊。经过多年的努力,试管成功率保持在50%-60%左右,第一代试管技术、第二代试管技术和第三代试管技术都已经可以开展。

3、联勤保障部队第901医院

联勤保障部队第901医院生殖中心成立于2001年。目前,该中心已帮助生产健康婴儿2000余人,成功率稳定在55%左右,在军区和省内外享有很高的赞誉。可进行人工授精、常规试管婴儿、冷冻胚胎试管婴儿等。

以上是合肥正规的试管婴儿医院,如果感兴趣的话,您可以了解更多关于您喜欢医院的生殖部门的信息和相关费用、成功率等。建议您在选择时选择适合自己的医院,比较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试管婴儿医院。

申明:本文内容来自网络,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网发布或转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知识产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我们将会定期收集意见并促进解决。

四川成都,很多想要做试管婴儿的准父母们都知道,成都锦江区妇幼保健院(以下简称“锦江妇幼”)的成功率很高。但当他们去这家医院寻求辅助生殖服务时,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去的到底是公立医院锦江妇幼,还是民营企业锦欣生殖(01951.HK)。

这些准父母们更不会知道,这背后还隐藏着一门大生意。

6月25日,在提交招股书4个月后,锦欣生殖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后股价最高上涨22%,随后高开低走,收涨8.67%。截至今日收盘,锦欣生殖报9.78港元,涨5.39%,总市值232.84亿。

不过,在这门前景无限的大生意背后,还隐藏着许多令人不解的地方。

姓“公”还是姓“私”

由于存在技术壁垒,并涉及社会伦理问题,辅助生殖服务比起医美、口腔等专科医院来说,进入门槛更高。截至2018年底,四川省仅有12家医院可以开展辅助生殖服务。而在这12家医院中,只有锦欣生殖旗下的成都西囡妇科医院属于私立医院,其他11家均为公立医院,

锦欣生殖也被称为“民营辅助生殖第一股”。

但锦欣生殖能够取得患者的信任,重要原因却在于其背靠公立医院锦江妇幼,背景带有“公立色彩”。

从其招股说明书中的“历史、重组及企业架构”中也可以看出,锦欣生殖的发展壮大,与锦江妇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事实上,此次赴港上市的主体——锦欣生殖医疗,是由成都锦欣医疗投资管理集团(以下简称“锦欣集团”)拆分而来。

锦欣集团成立于1951年,医疗、生殖及康养是三大支柱产业,曾成功地完成公立医院改制。锦欣集团成立之初,是成都市第二区妇幼保健站;1991年,发展成为成都市锦江区妇产科医院;2003年,改为股份制合作医院;2004年与锦江妇幼资源整合;2013年,更名为成都锦欣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

来自锦欣集团的团队成立了成都市锦江区妇幼保健生殖中心

(以下简称“锦江生殖中心”),成立的目的即为探索人工授精(AIH)、辅助生殖(IVF)等相关治疗服务。据知情人士透露,锦江生殖中心最初的定位是一个研究中心,为锦江妇幼开展辅助生殖医疗服务提供技术储备。生殖中心的学术带头人名叫钟影,由他带领几位同事进行生殖中心的建设和研发工作。

2003年1月,锦江生殖中心获得了四川省卫生厅批准的提供体外受精治疗试验期资质,并于2006年获得正式牌照,被允许向公众提供常规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IVF-ET),或通过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ICSI)进行IVF来导致受精的业务。

在四川省卫计委发布的全省医疗资源信息公示文件中,锦江妇幼的机构管理类型为

“非营利性医疗机构”

,其经济类型划分为“股份合作”,这与四川省人民医院等“国有全资”的类型划分不一样。

2010年3月,成都西囡医院成立(后改名为:成都西囡妇科医院),医院性质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成都西囡妇科医院与锦江妇幼生殖中心一样,都是为不孕不育夫妇提供辅助生殖服务。企查查数据显示,钟影目前仍在成都西囡妇科医院担任董事总经理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锦欣生殖与锦江生殖中心的关系是“共同管理”。在四川省卫计委发布的全省医疗资源信息公示文件中,锦江妇幼保健院机构管理类型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而在锦江生殖中心取得牌照后,

其部分医生及管理人员又成为了锦欣生殖的个人股东,

那么这部分医生及管理人员,现在是否还在锦江妇幼保健院任职呢?众所周知,医疗机构的医生队伍是其核心竞争力,这批人才的归属问题关系到企业的长远发展,因此也备受投资者关注。

此外,锦欣生殖与锦江妇幼之间是否已经彻底脱钩?如果已经脱钩,那么锦欣生殖今后是否还能共享锦江妇幼的科研成果与专家资源?如果没有脱钩,那么二者之间是如何进行利润分配的?

2022合肥试管婴儿医院清单,附成功率及费用介绍

研发支出追不上收益

毛利率远低于行业平均值

然而,这样一个有着公立背景、科研前身的公司,毛利率和研发方面的投入却很低。

锦欣生殖2019年6月5日公布的资料显示,2016年和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收益3.46亿元、6.63亿元。到了2018年,其业务更上一层楼,收益达到9.22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则分别为1.04亿元、1.99亿元和2.12亿元。

锦欣生殖表示,其主要收入来自辅助生殖服务。辅助生殖服务,简单点说,就是专治

不孕不育

,其中一个基本就是

做试管婴儿

(IVF-ET,即体外受精与胚胎移植)。

据招股说明书,在2018年,锦欣生殖旗下的西囡医院,每个IVF治取卵周期的平均花费为4.83万元,这还不包括前期的辅助治疗费用和后期的重复治疗费用。

同时,锦欣生殖表示,公司的毛利率目前维持在45%左右。与美容医疗、口腔医疗、眼科医疗等其他医疗服务相比,辅助生殖服务的成本更低,所以辅助生殖医疗的毛利率也是所有专科医疗项目中最高的。

单纯从公司数据来看,业绩亮眼。然而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辅助生殖产业全景图谱》显示,辅生医疗服务具有进入门槛高、毛利率高的行业特点。辅助生殖行业严重供不应求,整体毛利率为70%。且我国公立医院的生殖中心,以及私立不孕不育医院的利润率甚至高于国外同类机构。

与之相比,锦欣生殖的毛利率远远低于行业整体毛利率。

另一方面,锦欣生殖的研发投入也与收益极不相称,2017年研发支出仅只有1030.6万元,2018年也只有1198.2万元,不仅与收益相比相差甚远,甚至连行政支出都超过研发支出近10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本的追捧。

锦欣生殖自2016年以来通过多轮融资,吸引包括华平、信银投资、红杉中国、汇桥资本、药明康德、高瓴等在内的众多VC/PE及产业基金。

市场前景无限广阔?

招股书中另一个备受质疑的数据,是锦欣生殖对辅助生殖医疗行业的前景描述。

招股书中称: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全球不孕症患病率由1997年的11%上升至2017年的15%,预计到2023年将上升至17.2%;而在国内,

截至2017年底,国内大约有4770万对不孕症夫妇,不孕症患病率达到15.5%,到2023年预计将增加至5620万对,患病率达18.1%。

与此同时,2017年只有52.7万名不孕症患者进行辅助生殖医疗服务。

就此,锦欣生殖认为,国内辅助生殖服务的渗透率目前只有6.5%,按复合年增长率10%计算,到2023年将有超过100万名患者接受辅助生殖服务,市场前景广阔。

也就是说,如果有5000万对夫妇患有不孕症的话,就意味着全国有近1亿人无法正常生育。按照全国人口14亿的总数量计算,平均每14个中国人就有一个不孕不育。

事实上,早在2015年,环球时报就报道过,有美国媒体称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正迅速上升,在2012年达到12.5%,而1992年时仅为3%,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4000万。

另据全球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女性的不孕发病率为2705.66例/每十万人;中国男性的不育发病率为879.32例/每十万人;而我国2017年育龄妇女为3.53亿人,以此折算育龄夫妇的患病率,数据仍有出入。

投资者对这一数据并不信任,一方面是由于过往一些医疗类上市公司数据失实,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引用的报告也出现过数据不准确的情况。

2015年,康宁医院(02120.HK)发布的赴港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中国现在有1.8亿人患有精神疾病。也就是说,在我们周围,平均每8个人就有1个人患有精神疾病。不过康宁医院登陆港交所两年后欲回归A股,这次康宁医院是引用的国家卫计委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已达到540万例。”这个数据显然无法证明精神病治疗机构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最终康宁医院没能通过A股市场发审审核。

2018年5月,常山药业(300255.SZ)发布公告称,

国内男性功能勃起障碍患者的人数约有1.4亿人,该数据也受到了公众质疑。

常山药业称,这个数据是引用国信证券2014年5月底发布的相关研究报告中,关于枸橼西地那非市场空间的表述片段,和东吴证券2017年2月28日发布的关于枸橼西地那非市场空间的预测。随后常山药业收到了河北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先告知书》。

另一个可资参考的是来自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服务司的数据显示,2015年二胎政策颁布后,辅助生殖行业曾经出现了短期的井喷,但热闹过后,2019年开始,中国辅助生殖周期数及增长率开始有回落迹象。